路歌冯雷:网络货运“三最”解决行业难题
2024/03/22
974人浏览

文 / 现代物流报全媒体记者 马敬泽

网络货运是一种基于互联网平台,利用技术手段对传统货运行业运作模式进行数字化改造,提升行业资源匹配效率与数字化程度的物流服务模式。我国网络货运的诞生可追溯至2016年,彼时,“无车承运人”被引入国内,相关试点逐步推进落实。伴随着2020年1月《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管理暂行办法》的实施,“无车承运人”正式更名为“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者”(即网络货运),我国网络货运平台的发展迅速加快。

作为传统产业与数字经济有机融合的新业态,网络货运为我国货运物流行业的转型发展带来机遇与可能。交通运输部曾指出,要通过发展网络货运,推动解决道路货运行业多年来累积的深层次矛盾问题,解决货运经营者在配货理货、运费结算、税收保险等方面的难题,打造“互联网+”高效物流。而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统计,截至2023年12月底,全国共有3069家网络货运企业(含分公司),接入社会运力798.9万辆,全年共上传运单1.3亿单,同比增长40.9%,网络货运规模进一步扩大。

不过,在多年发展过程中,网络货运自身也面临标准界定、行业监管等问题。在物流降本成为行业今年“头等大事”的背景下,如何更好利用网络货运为道路货运行业赋能,成为业界共同关心的问题。3月15日,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歌)董事长冯雷在第六届物流与供应链平台发展年会暨网络货运高端论坛(以下简称:大会)上针对网络货运的现状、挑战及如何实现物流降本等问题分享了自己的洞察与见解。他强调,目前,网络货运仍是解决道路货运行业发展难题的“优质选项”,而要更好服务行业、推动物流降本,网络货运平台也应深刻洞察行业需求,与时俱进,解决行业转型过程中的痛点难点。

网络货运解决行业散小乱问题

冯雷表示,物流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具有节点多、链路长、业务需求场景复杂等特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物流企业之所以存在散小乱的问题,其本身的运作模式是一个很大的因素,对物流企业而言,向上连接货源、向下对接司机依靠的是经验与关系,这些资源往往与人自身高度绑定,从而限制企业规模扩张。

“举个例子,当物流企业是个体经营时,所有资源都集中在他自己手中,这个企业是绝对稳定的,而在雇佣多个合伙人时,企业就会存在分裂的风险,因为一旦他人掌握这些经验和关系,就有能力去成立一个新的企业。因此,物流企业是散小个体户的情况十分常见,这也为整个行业带来许多乱象。”冯雷说。

他指出,网络货运平台能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一个成熟规范的平台能够将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信息与资源转化为数据,形成物流企业自身的数字资产,让资源沉淀在企业的系统而非个人手中,为企业提供全新的治理架构,推动道路货运行业标准化、规范化发展。

(冯雷接受《现代物流报》记者采访)

冯雷在会后接受《现代物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质生产力是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重要理论突破,它以科技和数据为要素,推动流程与价值链的重构,适应了互联网时代产业转型变革的方向。网络货运作为数字经济的表现形式之一,能够为传统产业提供科技赋能,改造其协作、运营模式,实现资源高效整合与运力改善,无疑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有效途径。例如,司机在运输货物的过程中,能够生成实时数据,企业通过数字化系统对这些数据进行监控分析,及时掌握货运动态,简化管理流程,这就是新质生产力。

“熟交易”缓解司机“内卷”问题

物流降本是整个行业的焦点问题,网络货运通过数字化手段实施货运全过程管理,能够有效规划运力资源、及时共享信息,对物流企业、货车司机等各方进行协同和对接,提升物流运行效率,实现物流成本的降低。

不过冯雷在采访中表示,网络货运平台并非天然和“降本”“高效”等字眼相挂钩。对网络货运平台而言,用新技术促进一个落后的产业模式并不利于货运行业的增效降本,但这样的场景却会在现实中发生。

当前,货运物流存在两种不同的交易路径,一种是基于自由竞争、随机匹配的“陌生交易”,一种是基于长期关系、深度协作的“熟交易”。当前,许多网络货运平台更多采取线上自由竞价的陌生交易模式,但在冯雷看来,陌生交易与货运物流行业发展的逻辑相悖,不利于增效降本,而着眼于长期紧密协作的熟交易,在经过平台数字化升级后,能够有效推动物流运行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

“对许多产业而言,与供应链上下游的长期协作都是十分必要的,特别是汽车产业这样分工明确、对供应链依赖较高的产业,更需要建立深度的合作。对这些领域的企业而言,陌生交易是完全不可行的,一旦采取陌生交易,企业就无法建立起稳定的供应链,对自身生存造成严重的打击。”

他同时指出,对网络货运而言,陌生交易同样存在诸多问题。一方面,陌生交易增加了货主、企业和司机之间的协同成本,物流运行效率大打折扣;另一方面,在陌生交易中,货主居于优势地位,运价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而货车司机又在盲目竞价中加剧“内卷”,使承运方的盈利空间不断压缩,从而带来临时加价、服务质量差、缺斤少两等问题,令整个行业陷入恶性循环。

而在平台赋能的熟交易模式下,货主、物流企业和司机都能通过长期协同建立起稳固的合作关系,不仅降低了协同成本,提升了运行效率,也有助于提升物流企业与司机的收益,形成长效的行业机制。在这其中,网络平台能够在制定相关标准、提升行业信用体系建设等方面提供帮助,在推动各方沟通交流与行业规范化发展方面的作用十分关键,责任也十分重大。

针对司机“内卷”问题,冯雷也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熟交易”是缓解“内卷”、提升司机收益的重要手段,司机应更多与项目方建立长期协作,平台也应建立相关机制予以鼓励。

“从我们获取的数据来看,在一个项目上形成长期协作的司机运价要比陌生交易司机的运价高,因为对货主来说,多次合作、相互熟悉的司机要比新找司机的风险更低,他们也愿意多付一些钱来规避风险。”冯雷表示,建立长期协作虽不能完全解决司机“内卷”问题,但对司机而言,这的确是一个跳出“内卷”、让自己建立起稳定收入来源的有效方案。“在这其中,平台的支持和规范也必不可少,目前,路歌就在努力制定相关规则,帮助司机建立长期协作。”

物流降本 网络货运要做到三个“最”

在大会期间,冯雷以《如何落实“降低物流成本”国家战略》为题进行演讲,聚焦网络货运如何助力物流降本的关键问题。他指出,要有效践行我国“降低物流成本”战略,网络货运平台自身也要形成良性的规则与模式。

具体来说,冯雷提出网络货运平台的三个“最”。首先是“最高效的协作”。货主企业(货主、项目经理)、物流企业(调度、现场、客服、财务)、货车司机要实现端到端全程可视,及时同步信息,减少沟通成本,实现跨组织高效协同。

其次是“最佳的各环节规模链接”。从物流供应链条上来看,每个环节中最有效规模的要求是不同的,比如,在生产环节,大规模生产是最高效的;而在运力环节,货车运营管理还是由个体司机来完成最高效。所以,平台要遵从物流供应链不同环节最佳规模,协调各环节之间的关系,实现供应链物流效率和质量的提升。

最后是“最短的运力供应链”。平台要对合作的运力资源进行数字化整合,实现运力直采,减少中间环节,去除“层层分包”,推进物流企业、货车司机相互信任,建立起长期稳固的合作关系,提升物流一体化标准化运作水平,全面降低交易成本及协作成本。

对于如何实现三个“最”,冯雷指出,网络货运企业应跟随物流线路突破组织边界,覆盖货主企业、物流企业、货车司机等行业伙伴,打通货主端、司机端,串联从订单下发到运费结算全过程,为物流企业搭建起全链路数字货运平台。

近年来,基于全链路数字货运平台,路歌提出了“物流数字化交付”,使物流企业在“搬箱子”之外,还能向货主企业交付派单时效、过程有效管控率、及时结算率等指标数据。为提升物流企业竞争力,帮助生产制造型货主企业的产销协调、库存优化,实现生产、流通、消费等环节的有效衔接提供助力。

“互联网下半场,产业数字化是蓝海,在新的一年,路歌将在打造物流数字化交付的基础上,深化数字化运营,探索技术应用与服务模式创新,为货运行业贡献更多力量。”冯雷说。

您的专属物流专家
400-160-1156